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七星彩今天开奖直播现场 -> 都市言情 -> 終極學生在都市

诸葛财神现场直播开奖: 第二千四百二十一章 綠帽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無間地獄。

    小烏龜滿臉憤怒的盯著老鬼。

    它剛美美的睡了個覺,而且還做了一個夢。在夢中,它坐在那最高的位置上,底下跪滿了一群龜。

    哦,這群龜都是公的。

    這群龜皆用炙熱崇拜愛慕的眼神盯著它看,虔誠的說道:“龜爺萬歲萬歲萬萬歲?!?br />
    然后爭先恐后的贊美起它們的龜爺來。

    “龜爺,你是電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話……”

    “龜爺龜爺我愛你,就像老鼠愛大米……”

    “……”

    小烏龜笑了,發出了相當得意的笑聲。

    就在這時,一連串相當不和諧的聲音傳來。

    “哇……哇哇……”

    這是嬰兒的哭聲。

    這哭聲讓小烏龜相當的煩躁,一下子就從美夢中清醒過來。

    醒來之后,卻見老鬼飄在那里。

    “你妹的老鬼,你不知道龜爺最討厭的就是睡覺的時候被吵醒嗎……你妹的?哪來的嬰兒?”

    小烏龜龜眼微微瞪大,這才發現老鬼面前飄著一個嬰兒。

    老鬼懶得理會小烏龜。

    “難道……”

    小烏龜突然間想到什么,隨即顯得痛心疾首,一副相當不屑跟對方為伍的模樣:“老鬼,龜爺認識你這么久了,竟然從來都不知道你如此惡毒?!?br />
    小烏龜看著面前這個顯然一剛從娘胎出來正發出“哇哇”的啼哭聲,甚至連臍帶都還沒剪斷的嬰兒,已然明白過來了。

    這嬰兒肯定是老鬼強行從一位剛為人母的女人懷里強行奪走的。

    小烏龜想象得到那位母親那張仿若整顆心都已經碎了的臉,它仿佛聽到了她那心碎了的哭聲,善良的小烏龜就覺得自己的心臟疼得厲害。

    要不是實在打不過老鬼,它都想暴揍老鬼一頓了,還這個污濁的世界一個正義!

    老鬼沒搭理小烏龜,看著那嬰兒,喃喃自語道:“從現在開始,你就是那小子跟那個女人所生的孩子?!?br />
    小烏龜鬼臉狂抽。

    它覺得老鬼惡毒也就算了,無恥……也算了,畢竟這都是它的本性。你指責一條惡毒惡毒,無疑是一種相當愚蠢的行為。

    但是沒想到老鬼竟然還如此的愚蠢。

    它竟然搶了這么一個嬰兒回來充當那個尚在昏睡當中的女人所生的孩子。

    先前老鬼已然利用地獄果保住了水妃靈的命,但是正如它們所預料的那樣,地獄果的陰毒瞬間殺了她腹中那條弱小的性命。

    胎死腹中,卻又是最好的結果,否則就要一尸兩命了。

    孩子死了,對小道子沒法交代啊。

    老鬼想了半天,最后想出這么一個在小烏龜看來相當愚蠢的法子來。

    孩子沒了,在找一個孩子過來不就成了?

    “愚蠢至極!”小烏龜相當鄙夷的掃了老鬼一眼。

    說出這兩個字之后,它那顆龜心有著說不出的舒坦,它得到無比的滿足感。

    雖說老鬼的實力相當變態,它壓根就不是老鬼的對手,但是它的智商比它高啊,在顏值方面,更是碾壓的存在啊。

    頭腦簡單法四肢發達,又長得丑的家伙,是上不了臺面的!

    小烏龜又相當鄙夷的看了老鬼一眼兩眼好幾眼,說道:“我說老鬼,你是不是傻?小道子可是身懷女媧血脈啊,他的孩子怎么可能不流淌著女媧血脈?到時怎么圓謊?”

    老鬼掃了小烏龜一眼:“誰說那女人肚子里的孩子就一定是小道子的?”

    小烏龜一愣:“你妹的,不是小道子的能是誰的?”

    “戴綠帽了,有問題?”

    小烏龜直接楞住了,尼瑪的,這也行?

    “咱們這樣……會不會太過分了?”小烏龜就覺得自己那張龜臉僵硬得厲害,它萬萬沒想到老鬼竟然打算撒這么惡毒的謊言。

    可憐的小道子,他那單薄的身體能承受得住這樣的謊言嗎?

    善良的小烏龜為此感到無比的擔心。

    “騙他至少比告訴他真相好,這是善意的謊言?!崩瞎磧撓牡?。

    “老鬼,我你妹的!”小烏龜著實痛心疾首,覺得這個王八蛋實在太過分了。你怎么有臉說這種謊言是善意的?

    “就算這不是善意的謊言,也至少比他暴躁了然后我殺了他強吧?”老鬼言之鑿鑿。

    “你……”

    “你也可以告訴他真相?!崩瞎淼?,“假如你不怕我把你的身體從龜殼里拉出來的話?!?br />
    “……”小烏龜已經氣得說不出話來了。

    “當然,現在說這些還太早了,小道子能不能活著離開那鬼地方,能不能帶回破天斧,還有待時間的考驗?!崩瞎砩四怯ざ謊?,“所以這個孩子不一定用得上?!?br />
    小烏龜目光落在那剛呱呱落地的嬰兒上,幸災樂禍道:“老鬼,你是不是忽視一件事情了?”

    “什么事?”

    “你沒有奶?!?br />
    “我倒是忘了這事了?!崩瞎淼懔說閫?,“小龜子,你去將這孩子的母親抓來喂奶?!?br />
    “……為什么是龜爺?龜爺不去!”小烏龜怒道,都想抽自己幾個耳光子了,自己沒事提醒它做什么?讓這孩子餓死不是很好嗎?

    “因為我比你強?!崩瞎硭?。

    “……”

    ……

    李澤道晃晃悠悠的來到獸殿跟前。

    這座陰森森的大殿,李澤道還是第一次來。

    還未來得及進入這大殿,便有仆人迎了出來,恭恭敬敬的喊一聲鬼面爺,然后將李澤道恭敬的迎進冰冷陰森的大殿里。

    “鬼面爺,豬爺在殿后那魚池邊等您多時了?!逼腿斯Ь此檔?。

    李澤道拍了拍仆人的肩膀,笑呵呵的說:“你知道的,我鬼面現在可是這戌亥峰北面最拉風的人物,我即將代表戌亥峰跟其他五峰爭取八門之戰的名額,所以豬爺等我多時,那也是應分的事情,你覺得呢?”

    仆人的身體頓了頓,臉上的笑容也變得極其僵硬。

    竟然敢在這獸殿里說出如此囂張的話,當真不知死活。

    “鬼面爺,這邊請,小的還記得,之前您最喜歡跟豬爺一起釣魚了?!逼腿俗允遣桓醫踴?,趕緊換了個話題。

    李澤道淡淡一笑點頭,心里再次贊嘆這須彌域當真神奇啊,竟然連魚池都有。

    “老子現在可不喜歡釣魚了,到是喜歡上了請別人喝尿?!崩鈐蟮浪?。

    “……”

    仆人身體再次頓了頓,不知該如何回應,只能小心翼翼低著頭,在前方帶路。

    “咦?”李澤道止步,那獨眼突然間瞪大,死死的盯著仆人那張臉看。

    仆人的身體猛地繃緊,嚇得呼吸都快停滯了:“鬼面爺,怎么了?”

    “你這張臉有些熟悉啊?!崩鈐蟮酪桓比粲興嫉難?。

    仆人的笑容相當僵硬:“鬼面爺之前常來這獸殿,對小的自是熟悉?!?br />
    “老子說的不是這事?!崩鈐蟮樂缸牌腿四欽帕乘?,“老子想起來了,當初老子剛淪為無根廢物的傻逼后,你好像拿石頭往老子的臉上招呼過啊?!?br />
    仆人嚇得臉都綠了,委屈得都想吐血了,趕緊極力否認:“鬼面爺,您一定是認錯人了,小的一直都在這獸殿待著,很少離開的……”

    李澤道面色一沉:“你的意思是說,老子故意找你麻煩?”

    “這……”

    仆人快要委屈死了,這不是故意找麻煩又是什么?

    “尼瑪的我鬼面何等的身份,又是何等的講道理?老子會如此無聊找你這么一個廢物麻煩?”李澤道面色又陰了幾分,一股可怕的嗜血氣息更是一下子就籠罩在這個仆人身上。

    仆人嚇得膝蓋一軟,直接跪倒在地上,求饒道:“鬼面爺,您大人有大量,就別玩弄小的了?!?br />
    “玩弄?你說老子玩弄你?好吧,就算老子玩弄你好了,老子憑什么不可以玩弄你?”李澤道反問。

    仆人面色微微扭曲了下,眸子深處猙獰閃爍,卻是可憐巴巴求饒道:“鬼面爺,小的好歹也在這獸殿當差,您若是對小的動手,那就是不給豬爺面子啊?!?br />
    “你這么一個廢物,你覺得豬爺會將你放在心上?”李澤道冷笑,“再說了……”

    停頓了片刻,李澤道一臉莫名笑容,一個字一個字說:“老子為什么要給豬爺臉?”

    “你……”

    李澤道手伸了過去,羞辱般的拍了拍仆人那張臉,情緒愈發的激動,聲音里充滿了暴戾之氣:“當初老子好歹也是教導部的部長,是豬爺面前的紅人,甚至,老子是因為豬爺的疏忽這才淪為無根廢物的!你們羞辱老子的時候,怎么不知道給豬爺臉?”

    “鬼面爺,您別太過分了?!逼腿頌鵠賜?,咬了咬牙。

    既然軟的不行,那就只能來硬的了!

    “尼瑪的,老子過分怎么了?你能奈老子如何?”

    李澤道面色猙獰仿若厲鬼,隨即將一個酒瓶子扔在仆人面前:“把它喝了,要老子幫你也行?!?br />
    一股惡臭從那被瓶塞緊緊塞子的瓶口散發出來,想也知道,里頭所裝的是何物。

    仆人硬氣也是一瞬間,立馬又慫了,哭著磕頭求饒:“鬼面爺,您大人有大量……”

    李澤道臉上浮現出神經質一般的笑容,撿起那瓶子,扯掉瓶塞。

    剎那間,更為濃郁的惡臭味飄散開來,著實令人作嘔。

    仆人臉若死灰,用相當惡毒的眼神掃了李澤道一眼,轉身就跑,一邊跑還一邊大喊:“豬爺救命啊……”

    咔!

    仆人的脖子準確無誤的落入了李澤道手中。

    李澤道手微微握緊,迫使仆人將嘴巴張開。

    仆人嚇得臉都綠了,眼淚都出來了,眸子里有著猙獰,更多是哀求。(未完待續)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