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七星彩今天开奖直播现场 -> 武俠修真 -> 三哥的拳頭

现场新浪: 第五百一十六章 布衣侯秦侯爺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第五百一十六章  布衣侯秦侯爺

    清晨的陽光透過窗戶的縫隙,斜斜的照在一個身材妖嬈、前凸后翹、細腰寬臀、肌白如雪的女人身上,房間里面也許是點著熊熊烈火的火爐,雖說在如此深秋的夜晚,也是暖意盎然,所以這個身材妖嬈、前凸后翹、細腰寬臀的女人,現在就光著自己肌白如雪,像緞子般光滑的身子,懶洋洋的側躺在一張用紅木雕刻出各種各樣的龍形圖案的寬大的床上!

    一頭猶如波浪般黑絲絲的散發,遮住了這個身材妖嬈、前凸后翹、細腰寬臀的女人臉頰,讓人無法看清她的臉頰究竟長得如何,但是,你若是覺得因為沒有看清她的臉頰長什么樣而感到遺憾的話,那說明你倒是一個君子,一個地地道道、正正經經的君子。

    因為只要是人,只要是一個正常的男人,在看到了此時此刻躺在床上的這個身材妖嬈、前凸后翹、細腰寬臀的身材,肌白如雪、像緞子般光滑的女人,都會有一種男人特有的血脈膨脹、呼吸急促的表現,如果定力不咋樣的男人,恐怕都會像餓了幾十年沒有吃過肉的惡狼一樣,不顧一切的撲上去!

    除非,除非你是一個生理不健全、不正常的男人!若不然你怎么可能在如此尤物、全身赤身**的情況下躺在床上你還無動于衷呢?

    現在就有一個男人,一個非常成熟的男人,頭發梳理得油光滑亮,身上裹著一件金錢豹的豹皮做成的睡袍,健壯的胸肌和古銅色的肌肉,從敞開的金錢豹豹皮的睡袍中一覽無遺。

    一張冷酷肅殺、傲世輕物的臉頰上的表情,讓人對他都有一種令人敬畏、敬而遠之的想法。

    可是,可是就是這樣一個身份顯赫、位高權重、權傾朝野的男人,他面對著這個身材妖嬈、前凸后翹、細腰寬臀、光著自己肌白如雪,像緞子般光滑的身子,懶洋洋的側躺在他床上的女人,他竟然無動于衷,他的手一直在輕輕的拍打著自己的腦門,像是一直有什么他無法解決和掌控的問題在困擾著他!

    “侯爺,您是不是不喜歡碟兒了?您以前只要看見碟兒這樣光赤赤的展露在您的面前,您都會像餓狼一樣撲上來,將碟兒折騰得半死不活的,甚至每次都讓碟兒下不了床?!蹦歉隼裂笱蟮奶稍詿采?,亂發遮面的女人這個時候嗲聲嗲氣的接著說道:“就您這個強壯得如餓狼豺豹的身子,為什么這兩、三天來,只碰了碟兒一、二次,侯爺,難道是您已經厭倦了碟兒?還是您已經另有新歡了?”

    “碟兒,本侯爺最近煩惱太多太多,許許多多的事情都是不盡人意,讓本侯爺頭痛欲裂,這么多年來,本侯爺還是頭一次碰到有什么事情能讓本侯爺如此舉步艱維,陷入困境的地步!”那個冷酷肅殺、傲世輕物的男人仍然雙眼瞧不瞧那個身材妖嬈、前凸后翹、細腰寬臀的女人一眼,只是十分平靜而淡淡的說道:“碟兒,本侯爺本打算這件事情成功之后,就讓你做娘娘,跟著本侯爺享受榮華富貴,現如今‘劉陽鎮’四路百萬大軍壓境,形勢對本侯爺來說十分被動和碾壓,看來當今皇上這一次四路大軍壓境是針對本侯爺來了,難道是當今皇上知道本侯爺的計劃不成?這樣的形勢對本侯爺來說非常不妙???”

    “侯爺,按照道理碟兒不應該打聽和過問您的軍務上面的事情,只不過這兩天看您寢食難安、輾轉反側,像是遇到了什么讓您無法解決和掌控的問題了,碟兒就知道您肯定是遇到了什么您無法解決的事情了,碟兒和您雖說不是原配夫妻,但是我們兩個人卻比別人家的原配夫妻的感情還要好,碟兒很想為您分擔您的一些憂愁??!”那個身材妖嬈、前凸后翹的女人這個時候用手將遮住臉上的亂發向兩邊分開,赫然展露出了一張攝人心魄、清新脫俗、千嬌百媚的絕世容顏,只聽見這個懶洋洋躺在床上的女人接著說道:“侯爺,俗話說得好: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似海深,想我‘武林雙仙’的**仙子胡小碟能得到您布衣侯的臨幸和喜歡,那可是我胡小碟這輩子的福分??!”

    “碟兒,現在有些事情讓本侯爺焦頭爛額,等下發生的事情說不定本侯爺并不是給你帶來福分,而是災難,現在當今皇上的四路大軍屯兵百萬在‘劉陽鎮’本侯爺的軍營四周,這個目的已經非常明顯,只要本侯爺稍微有些風吹草動,當今皇上就會大軍壓境,可恨的是當今皇上不知道從那里找了一個連名字都沒有的愣頭青年輕人,居然是一個名動江湖、轟動天下的絕世高手,想想本侯爺和他并沒有什么過節和梁子,他卻一直在背后孜孜不倦的阻擾本侯爺的一切大事,弄得本侯爺現在是到了舉步艱維、進退兩難的境地!”這個時候那個冷酷肅殺、傲世輕物的布衣侯秦侯爺自嘲著笑著說道:“可惜天不助本侯爺,萬分可惜的是,當今皇上不知道在哪里遇見了他,并且對他委以重任,讓他幫助他整頓朝綱、網羅人才,本侯爺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這個長得其貌不揚的年輕人,他竟然能在短短的數月時間內,竟然扶持著那個‘湖塘鎮’富可敵國的馬家的少掌門人馬少群,在短短時間里招兵買馬,擁兵三、四十萬之多!一下子成就了一個足以和本侯爺分庭抗禮的兵團集團軍,他雖說長得其貌不揚,毫無突出的地方,但是,他卻是一個讓人敬畏的對手!他如果當初投奔了本侯爺,說不定本侯爺大事早就成矣!”

    “侯爺,那個長得其貌不揚的無名小子碟兒見過,那個無名小子的武功到了登峰造極、出神入化、臻至化境的地步了,一般人在他的手底下連一招都走不了!”那個“武林雙仙”的**仙子胡小碟順手抄起一條床單裹在身上,伸出她的那條肌白如雪,圓潤修長的腿,跨下床來,十分夸張的扭動著自己的臀部,一搖一擺的走到了那個身穿金錢豹豹皮的睡袍的男人布衣侯秦侯爺的面前,一邁自己的腿,就坐在了布衣侯秦侯爺的雙膝之上,然后將自己的那張攝人心魄、清新脫俗、千嬌百媚的臉頰埋在布衣侯秦侯爺的懷里撒嬌的說道:“侯爺,碟兒這么多年來跟著您死心塌地、忠心耿耿的,并不是圖您位高權重、權傾朝野什么的,碟兒就圖您為人仗義,急公好義,在碟兒走投無路的時候救了碟兒,蝶兒這一輩子都跟著您,不管您將來遇到什么事情,碟兒永遠追隨與您,鞍前馬后的服侍您侯爺!”

    “碟兒,正好相反,本侯爺要你就在今天,離開本侯爺去一個很遠的地方,等到本侯爺事成之后,本侯爺再親自來接你回來!”那個冷酷肅殺、傲世輕物的布衣侯秦侯爺伸出雙手緊緊的抱著這個“武林雙仙”胡小碟的細腰寬臀的***說道:“碟兒,你就這么跟著本侯爺不要名分,不要金銀,無怨無悔的跟著本侯爺,你讓本侯爺情以何堪?本侯爺做了這么多事情,面對這么多的人,只覺得對你有所虧欠,其他人全是假的,他們奉承本侯爺全部是帶著不可告人的秘密來的,他們對本侯爺可以說可有可無,只有碟兒你,對本侯爺來說,絕無僅有的,所以本侯爺不想留下罵名給自己深愛的人,本侯爺已經安排好一切,你就在本侯爺給你安排好的地方等待本侯爺的好消息,如果時不待我,本侯爺也給你準備了足夠呢生活幾輩子的金銀財寶了,這方面不要你去多想;如果順利,幾天之內本侯爺就會接你回來享受該你享受的一切!”

    “侯爺,碟兒何幸之有?能得到你如此垂青碟兒,碟兒受之有愧??!”那個“武林雙仙”的**仙子胡小碟忽然淚如泉涌,聲淚俱下的雙膝跪倒,匍伏在布衣侯秦侯爺面前大聲哭泣著說道:“侯爺,碟兒不配您對碟兒如此好,碟兒就是一個卑鄙齷齪、下賤無恥的人,碟兒不應該將您告訴碟兒絕密消息,轉身就在為了保命的情況下告訴了別人,您殺了碟兒吧,碟兒死在您手里,死而無憾!”

    那個“武林雙仙”的**仙子胡小碟萬萬沒有想到“劉陽鎮”侯爺這么多年來對自己一直用以真情,關鍵時刻還在想著自己的安危和如何保全自己的生命,她不竟感動得眼淚涕零、淚如泉涌、聲淚俱下的嘶聲哭泣著從布衣侯秦侯爺的身上滾落下來,匍伏在地上,她忽然覺得在這個世界上遇到了許許多多的人,有好多人對自己獻殷勤、奉承自己,只是垂涎自己的美貌,并不是真心善待自己的;只有眼面前的這個位高權重、權傾朝野、冷酷肅殺、傲世輕物叫布衣侯秦侯爺的人對自己付出的是真心真意的愛和情,愧疚讓她產生了一種難以言表的愧疚感,她覺得自己唯有一死才能解脫自己曾經為了活命而將他絕密的消息出賣給別人的那種負罪感和愧疚感,所以她匍伏在布衣侯秦侯爺的面前等待著他的處決和懲罰,她一心求死!

    “碟兒,現在事已至此,說那么多還有何用?其實本侯爺不是不在乎你,而是本侯爺實在是所要本侯爺親自處理的事情太多太多,多得自己有時候也在怨恨自己,關于你和寧平靜的事情,本侯爺早就知曉,只是本侯爺實在是放不下你,在明知道你已經和那個狗畜生寧平靜在一起了,本侯爺還不能斬釘截鐵的和你斷絕關系,甚至下不下這個狠心把你像以前的那些女人一樣,要么殺之,要么扔進青樓,讓她去遭罪,可是,唉,碟兒,本侯爺對你真的狠不不下心來!”那個冷酷肅殺、傲世輕物的布衣侯秦侯爺犀利的眼光中閃露出一種惋惜的目光,他對這個“武林雙仙”**仙子胡小碟是恨其不爭,怒其不改,只聽見布衣侯秦侯爺緩緩的接著說道:“ 殺了你事情也不可能有回轉的余地?本侯爺如果想殺你,早在你和那個狗畜生寧平靜在一起茍且之時,就殺掉你啦!算了,起來吧,碟兒,本侯爺只要你明白,在這個世界上,你才是本侯爺最最愛惜和疼愛的女子,本侯爺自從有了你之后,可曾再去尋找過別的女子沒有???碟兒?!?br />
    “侯爺,碟兒辜負了您對碟兒的深情厚意,本就罪該萬死,現在碟兒怎么可能在您最最需要碟兒安慰的時候離開您遠走他鄉呢?碟兒現在就對天發誓,無論您將來遇到什么天塌下來的事情,碟兒都陪著您一起頂著,絕不會離開您半步!”那個“武林雙仙”的**仙子胡小碟用手抹去眼角上的淚痕,然后又匍伏在布衣侯秦侯爺懷里,用帶著淚水的手撫摸著布衣侯秦侯爺胸口健壯凸起的胸肌說道:“侯爺,請您再給碟兒一個機會,就讓碟兒好好的陪著您走向您謀劃已久、功成名就的一天吧!”

    “碟兒,你留在本侯爺身邊非但幫不到本侯爺,反倒讓本侯爺分心,本侯爺每天睜開眼就擔心如果哪一天此事敗露之后,會對你產生滅頂之災,如果是這樣,本侯爺還怎么能放心大膽去雷厲風行、大刀闊斧的做自己這么多年來一直在苦心經營和策劃的事情呢?”冷酷肅殺、傲世輕物的布衣侯秦侯爺這個時候長長的嘆了一口氣,伸出雙手抱住那個“武林雙仙”**仙子胡小碟的肌白如雪,像緞子般光滑的身子,輕輕的撫摸著她的光滑的后背說道:“碟兒,趕快將衣裳穿好,當心著涼,本侯爺不在你身邊之時,一定要記住照顧好自己!你……你……?!?br />
    忽然,冷酷肅殺、傲世輕物的布衣侯秦侯爺說話的聲音變得含糊不清,支支吾吾的,像是他正在說話的嘴被什么東西堵住了,他想說的話,都無法說出來了,此時此刻的房間里面唯有那木材在火爐中被熊熊烈火燃燒時發出的那種“劈劈啪啪”的爆裂的聲音,除此之外還有就是一對彼此絞纏,彼此相擁的男女粗重的喘息聲,繼而他們也發出了那種“劈劈啪啪”的聲音,不過此“劈劈啪啪”的聲音比那種在火爐子被燃燒時的木材發出來的那種“劈劈啪啪”的聲音要大了許許多多和急促了許許多多,不時伴著那個“武林雙仙”的**仙子胡小碟癡迷夢囈、呼吸粗重的呢喃低吼聲。

    難道是這個位高權重、權傾朝野、冷酷肅殺、傲世輕物的布衣侯秦侯爺實在忍受不了“武林雙仙”的**仙子胡小碟對他的背叛?而在運用自己的手段在懲罰于她?又或是這個“武林雙仙”的**仙子胡小碟的背叛引起了這個位高權重、權傾朝野、冷酷肅殺、傲世輕物的布衣侯秦侯爺的憤恨,用了一種十分殘酷和變態手段在懲罰于她?

    若不是這個位高權重、權傾朝野的布衣侯秦侯爺在變著花樣懲罰這個“武林雙仙”的**仙子胡小碟,她怎么可能會發出如此的癡迷夢囈、呼吸的呢喃低吼聲呢?

    不知道過了多久,房間里面只剩下火爐子里面木材被熊熊烈火燃燒時的發出來的那種“劈劈啪啪”爆裂聲,房間里面再也聽不到原先那種急促持久的“劈劈啪啪”的聲音了,只有偶爾傳來一聲長長的嘆息聲。

    “碟兒……碟兒,你究竟……究竟死了……死了沒???”這個時候房間里面又傳出來那個位高權重、權傾朝野、冷酷肅殺、傲世輕物的布衣侯秦侯爺的聲音,只聽見布衣侯秦侯爺柔柔的說道:“碟兒,就你這樣的尤物,你讓本侯爺如何能忘記你呢?雖說本侯爺和你在一起已經有十數載了,你的身子好像還是和本侯爺和你剛剛認識的時候一個樣,讓本侯爺對你欲罷不能,哪怕就是天塌下來了,只要有你在,本侯爺就有精力充沛、雄心壯志、迎難而上了,碟兒,等這件事情結束之后,本侯爺一定娶你為妻!”

    “武林雙仙”的**仙子胡小碟這個時候抱著枕頭,在嚶嚶的哭泣著,她萬萬沒有想到幸?;嶗吹萌绱說娜菀?,來得如此快急,快得超出了她的想象,她當初一直以為布衣侯秦侯爺和她在一起就是貪圖她年輕漂亮,根本不可能給她一個足以讓自己死心塌地的跟著他的理由和名份,現在看來這一切都是自己的錯。

    可是,可是居然還一錯再錯,還將自己的身子交給了那個自己并不愛他的人--寧平靜,而布衣侯秦侯爺在明明知道自己已經背叛了他的情況下,還是如此執著的愛著自己,這種男人舉世難尋??!

    “侯爺,屬下有事需要向您稟報!”正當這個“武林雙仙”的**仙子胡小碟在嚶嚶哭泣之時,密室的門口的傳聲筒中傳來地面上布衣侯秦侯爺的貼身侍衛的聲音,只聽見布衣侯秦侯爺的貼身侍衛接著說道:“侯爺,情況緊急,請您召見一下屬下!”

    那么,到底有什么事情發生了,讓這個布衣侯秦侯爺的貼身侍衛頂著挨罵的危險來稟報布衣侯秦侯爺呢?(未完待續)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