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七星彩今天开奖直播现场 -> 科幻小说 -> 果核启示录

中国福利彩票双色球现场直播: 第30章 重逢的所有期待不过是一个拥抱而已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响虎!”当那个脆生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的时候,响虎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他正在和迪亚亚尔对练,当然,是采取左躲右藏的各种闪避的方式对练。

    这种时候,显然是容不下这种程度的分神的。随着他僵直了身躯缓缓的转头,,迪亚亚尔毫不留情的迫近,一个横臂就扫向响虎。

    然而这迅猛的扫臂并未得逞,因为迪亚亚尔横飞出去了。

    雅可可并未喊完就站在原地,而是一边冲向响虎一边喊出声的。

    她哪儿见得了响虎这么受欺负?没错儿,在雅可可的眼里,迪亚亚尔就是在欺负响虎,明明谁都看得出响虎打不过他,他还要步步紧逼。

    雅可可可不会跟任何她眼里欺负响虎的人客气,直接矮身一撞,就撞在了迪亚亚尔的腰腹间,一个发力,迪亚亚尔的探索者机体就横飞了出去。

    “雅可可好厉害!”哐哐哐金属碰击的声音传来,那是努诺依荔在拍击她的探索者机体的金属双掌。

    贾森目瞪口呆,简卡罗目瞪口呆,连旁边的波利都目瞪口呆。

    这是什么小怪物?居然用一台廉价的日?;?,如此轻易的击飞了迪亚亚尔?

    棘齿之花的格斗机体再不堪再廉价,也算是格斗专用机体好吧?迪亚亚尔可是现在棘齿之花的王牌。

    有那么一瞬间波利在想,查索迪亚是不是弄错了?真正的天才是这个女性探索者机体吧?就凭这股子怪力,跟她比小狐狸就是渣好么?

    我们当然不能说雅可可的实力碾压迪亚亚尔,实际上打起来的话,迪亚亚尔收拾雅可可三五个都不成问题的。

    会出现这样的状况,是因为迪亚亚尔完全专注于攻击响虎,这是他的特点,虽然头脑简单却永远单线条的专注,根本没有想到会有其他人参战的情况下才会被雅可可如此轻易的撞飞。

    可是,雅可可对于力量驾驭的能力也在这一撞中得到了充分的显现。

    力量这种东西,也是讲天赋的。在机体格斗中,就算用同样的机体,有些人也总能在不伤害机体的前提下,发挥出比别人更大的力量。

    以探索者机体为行动部件,最佳的发力姿势与发力时机其实是可以通过计算获得的。

    但应对的情况千变万化,再大运算量的元件也无法完成所有情况下最佳发力标准姿势的计算与存储,人的意识这类混沌体系的经验总结在这方面就能够占据到优势。

    瞬间的直觉反应,做出无须计算的正确判断,这就是所谓的经验的积累与天赋的发挥,这也是格斗团的日常练习中为何如此强调实战对练的原因。

    雅可可对力量的控制是有先天天赋的,这也可以从她偏爱怪力的习性里头窥得一斑。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很好的驾驭与适应很大的力量,人的经验体系里头的奖励模式会让你自然而然的偏爱自己更有天赋的方面,因为付出同样的努力你会觉得在这方面能够获得更大的成果。

    雅可可撞击迪亚亚尔的时机,是迪亚亚尔单足腾空发力旋转横扫的时候;她发力的角度,则是避开了任何迪亚亚尔可以借助地面发力抵抗的角度,所以她事实上需要对抗的,是迪亚亚尔机体的自重,而无需与迪亚亚尔的格斗机体性能做任何的比拼。

    这也就是为什么雅可可用一台普通日常的探索者机体,能如此轻易的撞飞迪亚亚尔的原因。

    所谓怪力,其实根本不是对力量更粗暴的使用,反而是对力量技巧更精细的控制所呈现出的惊人破坏力。

    我们或许应该回到开头,来仔细叙述这次回见的全部前因,以避免大家陷入一种彻底茫然的状态。

    但有些惊喜,尽量提前总能让我们预支一些愉悦,毕竟我们都期待雅可可与响虎的重逢太久了。就算是命运,也不应该让这样的两个个体太久的分开。

    前一天晚上,贾森成功的领回了哭得跟花脸猫一样的雅可可,那是连响虎和平克他们都未曾见过的雅可可的脆弱形态。

    第二天,雅可可又恢复了她固有的形态:面瘫,呆萌,有些什么都不关心的小冷漠和高冷,看起来很好说话却很傲娇的样子,总归是一种奇异综合体的姿态。

    贾森信守承诺,要带雅可可去虚无奴隶商人那里打听关于雅可可同伴的事情,原本应该上学的努诺依荔死乞白赖撒娇打滚的要逃学跟来。

    因为头天晚上睡得太晚,起得时候已经很晚了,贾森已经预先通过系统内的联络方式给学校那边留言打过了招呼,其实努诺依荔不去也是没关系的。

    加上贾森知道,努诺依荔的一定要跟来并不是完全的因为好奇,同样也是出于一份对于雅可可的关心。

    她喜欢雅可可,所以她一定要看到那个让雅可可如此不顾一切的虚无同伴,是否真的值得雅可可如此付出才会安心。哪怕如果不值得,她也做不了什么。

    贾森喜欢女儿呈现出这种他理解中能提现人性的状态,他向来不喜欢那些所有冰冷的利益计算。

    他所期待的努诺依荔,一定是快乐的,开朗的,优秀的,却未必要是成功的,只要是对自己人生满足的,贾森都可以接受。

    而像个人,像人类那样的软弱甚至盲目,会去做种种不明智不理智却很温暖的事情,这是贾森所期盼的优秀,所以他必须鼓励努诺依荔这一次的行为。

    所以虽然为了不放任努诺依荔的随心所欲,贾森装作很为难的样子,最终还是同意了努诺依荔一起前往的要求。

    贾森并没有充足的钱及时帮努诺依荔更新机体,努诺依荔又基本没出过梦境系统,所以努诺依荔现在还是六七岁时候的童型机体,这个情况就变得相当萌了。

    因为努诺依荔在某种程度上比雅可可更像个大人,但体型上的差异却彻底相反。

    事情进行的比臆想中的更顺利。简卡罗他们不知道虚无奴隶商人,但作为查索迪亚的朋友的虚无奴隶商人却一直是棘齿之花的粉丝,就算棘齿之花已经烂到现在这种程度也痴心不改的那种。

    所以他其实一直关注着棘齿之花和响虎,虽然有些疑惑为什么现在的样子并不是查索迪亚给他的信笺中描述的样子,但至少棘齿之花看起来因为那个叫项胡的,好像被称错误的称呼为巷狐的家伙的加入呈现出有转机的模样,所以他也没有贸贸然的去转述查索迪亚真正的意图。

    他以为自己并不清楚查索迪亚全部的意图,查索迪亚只告诉了他他需要知道的事情,却不知道自己才是壳阳范围内真正最了解查索迪亚意图的人。

    当贾森带着雅可可和被雅可可牵着的可爱童型努诺依荔过来询问的时候,奴隶商人同学仔细回忆了一下查索迪亚信笺里说过的所有的话,发现查索迪亚并未反对过雅可可与响虎的提前接触,并感觉似乎这样子能让那个他觉得始终没什么干劲儿又肩负着棘齿之花崛起希望的家伙有点干劲儿,所以他也没有拒绝告诉贾森关于响虎与棘齿之花的信息。

    反正查索迪亚没有说不可以,那应该就是无关紧要的事情,如果有什么不良反应,那都是查索迪亚的错没错,这个棘齿之花的铁粉,对于查索迪亚的离开导致棘齿之花的堕落也是颇有怨念的。

    信息过于详细,以至于贾森想拖一拖都不行,更何况他根本抵挡不了雅可可加努诺依荔双重期盼的眼神,尤为致命的是童型机体的努诺依荔还似乎回到了她最可爱的年纪。

    虽然现在的贾森对于努诺依荔的任何要求都毫无抵抗力,但六七岁时候最可爱阶段的努诺依荔,他不止是没有抵抗力,而是抵抗力全部是负数的好么?

    然后拖家带口的贾森,又带着雅可可和努诺依荔来到了棘齿之花的驻地,找到了简卡罗。

    简卡罗是知道雅可可的存在的,他只是不知道怎么找到雅可可。响虎的没干劲儿不是秘密,有眼睛的大家都能看出来,即使在简卡罗以为的他也已经足够主动的在做出贡献了。

    但史前某只混入蜘蛛基因的人类曾说过,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简卡罗始终觉得响虎其实并没有尽全力,没什么理由,他就是这么觉得。

    他也动过心思寻找雅可可,觉得可以激发起响虎的企图心,可是随即因为没有任何线索而放弃了。

    贾森带着雅可可的找上门,对他来说是意外之喜,所以简单的询问之后他果断带上了贾森一家三口奔赴训练场。

    再然后,他就看见了雅可可华丽丽击飞迪亚亚尔的那一幕。

    有些事情就那么奇怪,响虎并不在雅可可熟悉的探索者机体内,连动作都不是雅可可熟悉的那些,毕竟响虎也经历了近半年多的机体格斗训练。

    可是雅可可就是一眼就能认出跟迪亚亚尔格斗的那具探索者机体就是响虎。

    这或许就是爱吧,就算很多年后你已经记不得她的样子,可是她微笑时候眉眼的风情,她挑眉的方式,她表示厌憎的表情,不管过多久你一眼都能认出,你自己都不觉得自己会有什么印象的。

    响虎之于雅可可。也是这样的,甚至不用表情,仅从背影里完全不同的动作里表现的某种犹豫或者某些小心机,抑或是天性中惫懒看似很拼命却其实只为吓唬对方的假动作,诸如此类的种种。

    雅可可其实是打不过响虎的,但任何格斗比拼就算不存心相让,响虎也总是被雅可可完虐,就是因为下意识的雅可可就知道响虎会做出怎样的反应。

    响虎觉得是风格相克,但其实不是的,是因为雅可可对他决定的熟悉。

    这里头并没有谁更爱或者谁更不爱,响虎更清楚雅可可下一个想法是什么,她下一刻会是高兴或者不高兴;但雅可可更清楚响虎下一个动作是什么,他是想往左躲或者是往右迂回。

    你如果去纠结根据这些证据能很轻易的得出响虎更爱雅可可或者雅可可更爱响虎的结论,可是不是的,这只是因为他们思维方式的不同,所以在意对方的方式以及熟悉对方的方式也不同。

    雅可可认出了响虎的背影,可是在响虎处于极度震惊的状态下的缓慢回头的过程中,雅可可的机体冲到了响虎面前的迪亚亚尔的怀中,并且撞飞了他。

    接下来是一个拥抱,虽然钢铁的肢体的稀少的传感并不能给予他们完整的拥抱的感觉,可是这依旧是一个完整的拥抱,就如同梦境系统内模拟的感官敏锐齐全的两具**的拥抱。

    有些时候感觉和情绪,能够弥补躯体上传感器的不足,以形成足够的感知,这并不神秘,是因为所有缺憾的感官信号的传输,有你记忆中无数次拥抱的记忆的弥补。

    就好像数年以后一个陌生号码的来电,仅只是呼吸的频率,你就能感受到记忆完整重临的悲伤、欢乐与带着无奈韵味的甜蜜。

    因为你对电话那端的那个人的熟悉,有丰富到足够铭记终生的了解,你知道风吹过发梢时候她是怎样的眉眼,知道品尝到最爱的甜点时候她是以怎样的方式微笑,那一个陌生号码中传出的呼吸的频率,不过是唤醒你那些熟悉到无法再熟悉的记忆的契机而已。

    响虎和雅可可就这样,用钢铁的探索者躯体,完成了一个足够柔软的拥抱,漫长到迪亚亚尔从跌落的地点爬起来返回;漫长到努诺依荔一个轻佻的口哨,提醒贾森后知后觉的捂住了她探索者机体的眼睛;漫长到他们身遭的一切似乎消失,他们全心全意的以能够感受到的真实的对方的存在,验证所有完整的拥抱的经历。

    “雅可可,真的是你么?”响虎在拥抱中,终于发出宛若梦呓的声音:“我还以为好需要好久,才能找到你的消息?!?br />
    无数时间内的殚精竭智,无数耗费他自觉聪明的核心处理程序内的无奈和无力,无数如常和不曾表露的脆弱,就在这样的低声呢喃中,得到了表述。

    他仿佛又回到初生的那天,在大大的礼盒中央,当他睁开眼,抬起头,整个世界的光亮伴着雅可可的面庞,映入他的眼帘。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