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七星彩今天开奖直播现场 -> 武侠修真 -> 一个霸者的江湖

埃及超级联赛现场直播: 087、我只信我的拳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语落。

    戚少商提剑而来,满面肃然。他见燕狂徒两手空空,马背上更是只有一人,当下问道:

    “你使何兵器?”

    “我只信我的拳!”

    燕狂徒抬起了手。

    众人遂看向他那双手,与常人无异,甚至还要白皙一些,五指纤长,白的像是冰一样,甚至恍惚间还能看清血肉中的筋脉血管。

    “且慢!”

    这时。

    那追捕钦犯的众人中有人开口。

    竟是铁手,他朗声抱拳道:

    “恕我冒昧,二位决斗之事本来与在下无关,只是如今我等身兼重担,追捕钦犯,耽搁不得,戚兄又尚未放行,倘若你们久战不分胜负,我们又该如何?”

    身后追捕的统领与狱官被人忘在一旁早就脸色难看的紧,此刻一听,顿时发作。

    你名头虽大,但这在场江湖高手不下十数位,多是闯下了偌大名头的不俗汉子,何况当初铁手曾隐晦告知当初劫走楚相玉的就是这“权力帮”帮主,心中早有怨气。

    大统领时震东开口说:“阁下未免太过狂妄了些,凡事多有先来后到之礼,你一句话就把我们晾在一旁喝西北风,这样不合适吧!”

    而且先前燕狂徒大庭广众之下说的话也多为惊世骇俗之言,寥寥几句话把无数人贬的一无是处,但凡聪明人便不难听出其中的野心,且那戚少商已明言自己心在义军,他们身为公门中人虽说如今乱世当道,各路豪强绿林多已不尊朝廷,但这般肆无忌惮,脸上未免有些挂不住。

    “你要阻我?”

    燕狂徒却未瞧他一眼,而是朝铁手看去。

    铁手不卑不亢的笑道:“不敢,我只是有个小小的提议,戚兄用的是剑术,先生用的是拳法,可否立个招数限制,便以十招为限,先生若胜不了,便作负论,如何?”

    阻他,当然是要阻他,此人野心之重当初便已见苗头,而今竟还想占据黄河三十六处水寨,收?!傲普?。这要是成了,恐怕“权力帮”之势便可瞬间攀至江湖顶峰之列,到时候依据长江与黄河夹缝之地,岂非大大的不妙,大有所图。

    戚少商闻言却一皱眉头,这话听着似在助他,只是他却没有半点感激之情,反倒心生被人轻视的怒意,但又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劲,像是那些公门中人特意针对燕狂徒一样。

    而且这人仅是先前显露的威势便可怕的惊人,恐怕一出手便会石破天惊,江湖传闻当初楚相玉是被那龚七劫走的,可那龚七的一身武功也就身法拿得出手,武功根本就是末流,最后反倒是此人占据了长江水道……

    越想戚少商心里是越往下沉。

    总觉得所有事情透着一股蹊跷,他眸光闪烁,像是有了某种惊人的猜测,最后居然息了怒意。

    他正欲开口,不想就听。

    “七招!”

    孤漠的声音响起。

    “什么?”

    众人一愣,就见燕狂徒轻声道:“七招,若不能胜,我便算输了!”

    “七招?呵呵!”

    戚少商怒极而笑。

    七招败他?见过狂妄的,当真没见过这般狂妄的。其余人也是神色各异,戚少商如今声名直追“南寨”,一身武功强绝一时,连铁手都自问没有全胜的把握,燕狂徒竟敢放言七招取胜。

    视线自铁手身上收回,燕狂徒瞧向戚少商,薄唇一启,又道:

    “五招,五招败你,我让你心服口服!”

    旋即,他那双手一沉一握,众人的心似也被握住了一样,平地上先前归于平静的狂风,此刻凭空再起,仿佛因他这一握汇聚向他的手中。

    此时此刻,燕狂徒一身气息竟似石沉大海,不见半点峥嵘之态,安静的就好像一颗冷冰冰的石头,没有了呼吸,没有了心跳。

    “呛啷!”

    立闻剑身出鞘之音。

    一柄淡青色的长剑已如青龙出水,跃入众人的眼帘,戚少商怒极出手,一剑递出似青虹飞泻而来,直逼燕狂徒。

    灿亮青光摄人眼眸,剑势轻灵,若游龙腾悬,又似飞仙急掠,眨眼已到近前。

    这一剑,剑光之寒,剑意之盛绝对是当世罕见。

    他刺的,是燕狂徒的眉心。

    可是伴随着一只拳头的抬起,本是笔直如射的剑光却蓦然偏转,那一只拳头仿佛有股莫名的吸力亦或是魔力,毫无技巧花哨的一拳,却扭曲了阳光,上面竟似泛着某种莫名的神异色彩,像是会发光。

    而那一剑,此刻正刺向那只拳头,戚少商神情一变,剑身立起龙吟般的鸣动,剑尖更是多出十数多?;?,寒星点点,似梅花散落,比骤雨还急,还密,他要废去对方这只手。

    天下武夫,试问谁不怕死,正因怕死,便会择以兵器,兵器为手足延伸,可增其利,可强其心,可壮其意,然,终是外物。

    一柄剑,一把刀,再好的刀与剑哪怕习练无数寒暑春秋,哪怕达至“人器合一”,终究取代不了手足。

    世人只道兵器为手足之延伸,为何少有人取手足为器?只因胆气不足,逃不过“怕死”二字,他们也怕输,正因为怕所以才持兵器。

    一人若由“怕”而习武,习剑学刀,多是将自身大半寄诸兵器之上,兵器若无,本事便去了大半,如何信得。

    所以,一个人若取手足为器,那又该是抱着何等必胜的决心和必死的勇气。

    一拳击出,不胜便死。

    若不能无坚不摧,无往不利,那便粉身碎骨。

    我只信自己的拳。

    燕狂徒一拳砸出。

    这毫无花哨的一拳,普通无奇的一拳,却让所有人动容失色。

    这也是最简单的一拳,没有变化,没有后招,可那漫天剑影却全都被这一拳挡住了,仿佛真的有股莫大的魔力,避不过,逃不了,所有剑势全都因这一拳被吸引了过去。

    大开大合,至大至刚。

    “啪!”

    漫天剑影陡然收敛汇一,戚少商手中长剑剑尖抵在那只拳头数寸开外,却是再难寸进,然后在一阵惊呼中剑身弯曲成一个夸张的弧度,几欲折断,再然后,戚少商身体如遭雷击,人已似落叶一样跌飞出去,凌空翻转间,勉强踉跄落地,“嘭”的撞到一颗树上,这才堪堪停止。

    他瞧着自己正颤抖不停,不受控制的右手,眼中闪过一丝骇然。

    一招他都差点接不住,而且一拳诡异莫测,饶是他见多识广也不见得能勘破其中变化。

    罡气?精神法?还是劲力?

    正自震撼间,他眼前一暗,那只拳头又砸了过来,非与之对敌根本不能感同身受,这一拳看似普通,可是他却觉得周遭再无容身之地,一股莫名气机牢牢锁住了他,避不开,逃不掉。

    唯有正面相抗。

    长剑蓦然自右手换至左手,戚少商口中提气,脚下一跃,人已似苍鹰俯空,长剑一横,如流星直坠,从上往下,斜飞而来。

    可那一拳始终就在眼前。

    “咔咔!”

    拳与剑再遇,剑身已传出不堪重负的声音,这一次戚少商已没了上一次的从容,长剑直接脱手,自空中跌落出去,又撞在了那颗大树上。

    “哇!”

    不知是羞是怒,两次碰撞戚少商体内气血本就翻涌不休,此刻败绩初显,口中呛出一口血箭。

    “大寨主!”

    “你这厮!”

    “拿命来!”

    ……

    连云寨中,几大寨主见状无不惊怒交加,纷纷跃下寨首,朝着燕狂徒扑来。

    “别!”

    戚少商想要劝阻,可他体内气息不顺,一字吐出微若蚊虫,自家兄弟哪还听的清楚。

    燕狂徒抬眼一瞥,不急不缓,却是收了拳头,张口一吸,立见地上落叶纷纷浮起,被他拂袖一挥,满天飞叶已朝着那几大寨主飙射过去。

    “嗤嗤……”

    破空之声激响,听的人头皮发麻。

    “嘿!”

    忽见一旁有人闪身而出,双手箕张,雄浑内力勃发,推送而出,将那些劲比暗器的落叶抵了去。

    这时候。

    “输了,我输了,心服口服!”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