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七星彩今天开奖直播现场 -> 其他類型 -> 名門第一閃婚

双色球2017087开奖现场: 1088、你為什么耍流氓?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

    裴遠晟身子一僵,慢慢轉過頭來:“笑笑,你變壞了?!?br />
    唐笑“噗嗤”一笑:“有嗎?”

    “……有?!?br />
    裴遠晟回答得很肯定。

    唐笑笑瞇瞇,伸手隔著被子拍拍他以示安慰:“好啦好啦,你最行~”

    裴遠晟瞬間有種被對方當成小朋友哄的錯覺。

    正想說話,卻沒忍住咳嗽了幾聲。

    唐笑見他衣襟大敞,連忙幫他把被子拉了拉,將他蓋了個嚴嚴實實。

    “我扶你起來吃藥吧?你把力氣攢著待會兒睡覺時和病毒搏斗,趕快好起來?!?br />
    唐笑杏眼含笑,聲音輕輕柔柔的,像一股暖暖的風。

    “好,聽你的?!?br />
    裴遠晟表示順從。

    唐笑于是湊過去,兩只手扶著他,小心翼翼地使他從床上坐起來,又飛快地往他背后墊了只枕頭。

    房間有熱水壺和茶杯,唐笑拿了藥來,倒了熱水將杯子和藥分別送到裴遠晟跟前:“來,吃藥?!?br />
    裴遠晟拿起唐笑準備好的藥丸和膠囊丟進嘴里,然后喝了一大口水,一口氣將那些藥全部吞了下去。

    唐笑訝異道:“嗯?原來你不怕吃藥啊?!?br />
    裴遠晟挑了挑眉:“為什么我要害怕吃藥?”

    “因為苦嘛,你這么嬌貴的霸道總裁,不應該看到藥就嚇得小臉發白么?”

    唐笑振振有詞地說。

    裴遠晟默了默,說:“笑笑,你難道不覺得嬌貴和霸道有點沖突么?”

    “咳,這你就不懂了吧!這個叫做反差萌?!?br />
    唐笑笑得得意。

    裴遠晟:“……好吧?!?br />
    “既然你不怕吃藥,那我到時候把藥都分類放好,你記得按時吃藥?!?br />
    唐笑叮囑道。

    “好?!?br />
    “你真的一點兒都不討厭吃藥???真難得?!?br />
    唐笑感嘆。

    “習慣了?!?br />
    裴遠晟淡淡一笑。

    唐笑神色一動,終于意識到什么。

    裴遠晟不是不怕吃藥也不是不覺得苦,而是他從小吃藥,早就習慣這件事了。

    “笑笑,你明早要上班嗎?要不我讓人送你回去?!?br />
    裴遠晟忽然問。

    “元旦放假了親?!?br />
    唐笑無奈道:“你們當老板的人果然沒有假期這個概念啊?!?br />
    裴遠晟自嘲一笑:“對不起,我忘了?!?br />
    “雖然我知道對于你來說每天都是工作日,但這兩天還是要好好休息,不準起來工作知道嗎?”

    唐笑板著臉教育道:“俗話說得好,磨刀不誤砍柴工,你現在好好休息好好吃藥,等身體好了,才更能夠專心工作?!?br />
    “嗯,聽你的?!?br />
    裴遠晟點點頭說。

    唐笑看看時間,已經十二點了。

    “居然都這個點了……”

    她喃喃道。

    裴遠晟也十分驚訝:“我睡了這么久?”

    “那是因為你發燒暈過去了?!?br />
    唐笑說。

    裴遠晟無從辯解,這幾天他確實身體不太舒服,以為自己還能忍忍,卻沒想到在笑笑面前如此狼狽。

    唐笑看他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又是一陣無奈。

    她想說身體不好又不是他的錯,任何人都有需要別人照顧的時候,不必感到自己給人添了麻煩,可是話到了嘴邊,最終還是咽了回去。

    沒用的。

    她改變不了任何人,更改變不了一個人對人對己乃至對這個世界的看法。

    作為朋友,她也只能在力所能及的地方為他提供一點微不足道的幫助罷了。

    “可以的話,能幫我安排一間客房嗎?”

    唐笑問。

    “當然可以,如果你覺得不方便的話,我讓司機過來——”

    “這么晚了,還是算了吧?從承北市區過來也挺久的,夜里山路也不好走?!?br />
    唐笑看了他一眼,說:“再說,萬一你明早又發燒了怎么辦?”

    “我……”

    “好啦,朋友間不需要那么客氣的?!?br />
    唐笑手插在大衣兜里,站在床邊笑吟吟的:“你可別起來了,就告訴我哪間可以住就行?!?br />
    “好?!?br />
    裴遠晟吃了藥有點昏昏欲睡,此時黑琉璃般的眼眸半睜著,在濃深睫毛掩映下,顯得十分迷離。

    “除了這間,其他的都可以……”

    唐笑樂了:“你放心吧,你這間我是絕對不會睡的?!?br />
    裴遠晟閉了閉眼,肩膀小幅度的晃了一下。

    唐笑知道他困了,再加上身體虛弱,要不是她在,估計都說不了這么多話直接睡過去了。

    趕緊扶著他躺下,又幫他掖了掖被角:“睡吧,晚安?!?br />
    “嗯……晚安?!?br />
    裴遠晟眼睛直直地望著她,喃喃道。

    唐笑朝他微微一笑:“明天見?!?br />
    裴遠晟蒼白的臉上浮現一絲笑容,然后漂亮的桃花眼慢慢闔上,終于睡著了。

    唐笑輕手輕腳的離開,走到門口時,禁不住回頭望了一眼。

    也不知道為什么,忽然覺得裴遠晟靜靜躺在那里的樣子很脆弱,好像隨時會變得透明而后消散在空氣中一樣。

    裴宅的客房都收拾得十分整潔干凈,上次曉茹還在的時候,唐笑也曾在裴宅過過夜。

    這次輕車熟路的找到那間房間,雖然陳設和上次沒有任何區別,依舊是冷色調的北歐風,但身邊已經沒有曉茹的歡聲笑語,唐笑拎著單肩包站在那里,竟有種恍若隔世之感。

    這一天也算是操了不少心,唐笑不覺有些疲憊,去套間內的浴室沖了個澡,出來后看了眼手機,同事群里已經刷了幾百條消息,無非是討論出去玩的吃喝玩樂,唐笑大致掃了眼,又刷了下朋友圈,便關燈睡覺了。

    夜里唐笑恍惚聽見走廊上傳來響動,但又似乎是自己的幻覺。

    后半夜忽然驚醒,也不知道是夢見了什么。

    唐笑睜著眼躺在床上發了會兒呆,感覺口干舌燥,便下床倒了杯溫水喝。

    喝完小半杯溫水,才逐漸清醒,摸起床頭柜上的手機看了眼,時間是凌晨四點。

    才睡了三個小時么……

    難道是自己年紀大了,所以睡眠質量沒以前那么好了?

    唐笑拉開窗簾往外看去,這扇窗對著這棟別墅后面的花園。

    花園中草木蔥蘢,不遠處有一片靜靜的湖泊,在深沉的夜色下閃著粼粼的光。

    更遠的地方,是連綿的山影,在黑暗中猶如蟄伏的巨獸。

    室內暖氣充足,但站在窗邊仍然能夠感覺到一絲寒意。

    唐笑轉身披上掛在樹形落地衣架上的大衣,想了想,決定去看一看裴遠晟。

    走廊上十分安靜,只有唐笑自己沙沙的腳步聲。

    她驀地又想起睡夢中隱約聽到的聲響——

    真的是她的幻覺嗎?

    唐笑輕輕打開裴遠晟的臥室門,角落的壁燈亮著,唐笑走到床邊看了一眼,見他仍在熟睡,又伸手摸了摸他額頭,見沒有再繼續發燒,這才放下心來。

    裴遠晟睡覺老實,依然保持著最初的姿勢,看起來安靜又乖巧。

    唐笑無聲地笑了笑,幫他掖了掖被角,便離開了。

    次日清晨,唐笑起床洗漱完畢,便下樓去廚房做早餐。

    她平時作息規律,早就養成了必須吃早餐的習慣,想到裴遠晟生了病,應該吃一點清淡的,便打算給他煮點粥。

    一樓的廚房非常大,甚至還配備專門的冷庫,各種食材應有盡有。

    唐笑用小火熬粥,又煮了幾只清水蛋,熱了一鍋牛奶,估算了下時間,決定上樓去叫裴遠晟起床。

    站在裴遠晟臥室門口的時候,唐笑又一次深深的覺得,在裴遠晟面前,自己宛如一位操碎了心的老母親。

    嘖,誰讓這人如此脆弱呢?

    唐笑無奈地搖搖頭,伸手敲了敲門,果然沒有反應。

    “裴遠晟?你沒事吧?”

    里面沒有半點聲音。

    唐笑又是一陣擔心,“……我進來啦?”

    還是沒有動靜。

    唐笑索性拖開門長驅直入。

    裴遠晟仍舊是昨晚上那個姿勢,躺在床上一動不動。

    唐笑驀地心里升起一股恐怖之感,撲過去伸手就探他的鼻息——

    還好……還有呼吸。

    唐笑一顆心落回原處,盯著裴遠晟的睡顏,只感覺不可思議——

    一晚上沒換姿勢嗎?

    這人睡覺未免也太規矩了吧!

    “裴遠晟?醒醒……”

    她輕輕推了推他的肩膀。

    他仍然是闔著眼一動不動。

    “是我太溫柔了嗎?”

    唐笑自我反思了下,湊到裴遠晟耳邊大喊一聲:“起床吃早飯啦??!”

    裴遠晟長長的睫毛顫抖了幾下,眉毛也緩緩皺了起來。

    唐笑心道,這下該起來了吧?

    誰知道,緊接著,裴

    遠晟伸出手,捂住了自己耳朵。

    唐笑:“……”

    她千算萬算沒算到,這位裴大少居然是個會賴床的。

    “裴遠晟,快起來吃飯,我知道你醒了,快起來?!?br />
    唐笑冷漠地瞪著裴遠晟說。

    裴遠晟仍舊是閉著眼,但這次緩緩伸出兩只手,把被子往上拽啊拽……直接把頭蒙上了。

    “多大個人還賴床!快起床吃飯吃藥啦,再不起來我就——”

    唐笑靈動的眸子轉了轉,瞟見床尾裴遠晟露出來的兩只腳,嘻嘻一笑:“再不起來我就撓你腳底了哈!”

    “……”

    裴遠晟嗖的一下把腳縮進了被子里。

    唐笑氣樂了:“你這么大一只縮在被子里當烏龜也不害臊???快起床起床!這個點了豬都起來了你還不起來!”

    聽到這句話被子里的裴遠晟好像終于有了點反應。

    只見他慢吞吞地拉下被子,露出兩只惺忪的眼睛一個格外高挺的鼻梁。

    “是啊,豬都起來了~”

    他懶洋洋地說了一句。

    唐笑愣了下,忽然反應過來:“……你才是豬!”

    裴遠晟笑彎了眼睛,唐笑惱得不行,忽的一下把裴遠晟被子給掀了——

    然后,兩個人都愣住了。

    “……”

    “……”

    空氣忽然變得安靜。

    唐笑無論如何也沒想到,裴遠晟他……

    居然把睡袍給脫了。

    現在呈現在她眼前的,是一個只穿了一條黑色小內褲、幾乎果體的裴遠晟。

    “你——你流氓??!”

    唐笑大叫一聲。

    裴遠晟從床上坐起來抱住肩膀一臉無辜+可憐:“是你耍流氓好嗎?!真沒想到唐笑你是這種人!其實你覬覦我的美色好好久了吧!等烈子回來我要跟他告狀——!”

    裴遠晟太白了,沒想到看著瘦身材還挺有料,就跟一大理石雕塑似的——

    唐笑不敢再看,挪開眼睛硬著頭皮說:“你敢告狀試試!我怎么知道你裸、睡?你故意的吧!”

    “……我在自己床上裸、睡有什么問題嗎?”

    唐笑登時一陣語塞:“……”

    別說裸、睡了,裴遠晟在他自己家裸奔那也沒問題,問題是——

    明明昨晚上睡覺的時候還穿得好好的???

    誰能想到掀開被子是這個情況呢?

    一陣令人頭皮發麻的沉默。

    唐笑深吸一口氣道:“……總之,你快點穿好衣服洗臉刷牙下來吃早餐?!?br />
    說完,不等裴遠晟說完就三步并作兩步奪門而出。

    唐笑回到廚房,用冷水拍了拍臉,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嗯沒事,沒事……她什么也沒看到。

    等下裴遠晟下來了就假裝什么事都沒發生過就好。

    自然點,你可以的!

    片刻后。

    洗漱完畢的裴遠晟換了一身深藍色的睡袍,慢悠悠地從樓梯上走下來。

    唐笑一看見裴遠晟,就想到剛才不小心看到的他的果體,瞬間有種奪路而逃的沖動。

    裴遠晟倒是很自然地打了個招呼:“早啊笑笑?!?br />
    過了一夜,除了臉色還有些蒼白之外,他看起來比昨天精神了很多。

    最關鍵的是,他看起來如此淡定從容,面對她絲毫不尷尬,就好像剛才的事情完全沒發生過一樣。

    當然,剛剛的一切都是真實發生過的,絕不可能是唐笑夢游。

    只能說,這人演技太好了!

    唐笑暗自佩服,也努力假裝什么都沒發生過。

    “早啊,過來吃早餐吧?!?br />
    兩人在客廳坐下來,餐桌太大了,一人坐一邊,中間仿佛隔著兩米的距離。

    唐笑心想,這桌子開個十幾人的會議都沒問題,裴遠晟平時一個人在這張桌子上吃飯,不會覺得寂寞嗎?

    “這是什么?”

    忽然聽見裴遠晟詫異的聲音從對面飄來。

    抬頭一眼,裴遠晟用湯匙攪動著面前碗里的粥,表情十分費解。

    唐笑解釋道:“這個是蓮藕糯米粥,有清熱去火的功效?!?br />
    裴遠晟低頭聞了下,揚了揚眉:“甜的……?”

    “對啊?!?br />
    唐笑點點頭:“不然呢?粥里放鹽?”

    誰知道裴遠晟理所當然地看著她說:“粥里不該放鹽嗎?”

    -----------------

    讀者交流群:275394193,歡迎大家和我討論劇情~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