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七星彩今天开奖直播现场 -> 武俠修真 -> 天命殮師

六开彩开奖现场2015年1月8日: 第392章 五宗齊聚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荒古殷墟百里外。

    風雨交加。

    荒無人煙的的山道上,并肩走來兩名僧人。

    其中一人身著一襲雪白僧袍,面如冠玉,清秀俊朗,左手搭著一串素白佛珠,衣袂飄飄,宛如神仙般瀟灑。

    另外一人則身著一襲漆黑僧袍,面色烏黑如鍋蓋,神色冷峻,周身散發出一股猛獸般悍然氣息。

    令人驚訝的是,二人行走在狂風暴雨之中,僧衣灑鞋卻是清爽干凈得很。

    天上飄落的雨點和腳下飛濺的泥濘,稍一靠近這一白一黑兩個僧人,便自動碰撞出點點熒光,消散不見。

    一眼望去,這二人身形周圍似乎有一個三尺范圍的淡淡的熒光光罩,將二人護在當中,更映襯得兩個僧人佛光寶相,莊嚴無比。

    只是那黑袍僧人的目光始終望向遠處某個方向,腳步略顯急促。

    “師弟,不急,且慢行?!卑著凵嗣嬪尤蕕厙嶸?。

    聲音看似輕飄飄,卻毫無阻礙地穿過風雨,落入黑袍僧人耳中。

    “如何能不急,師尊金身,豈能永遠遺落他鄉!十年前我便下重誓,要將師尊金身帶回寺內,之后再尊于萬佛塔內,永世受人膜拜?!?br />
    黑袍僧人目光堅毅,一字一頓道。

    白袍僧人輕嘆一聲:“師弟,這么多年了,為何還是如此著相?你忘了當年師尊臨走前留下的佛偈么?”

    黑袍僧人腳步陡然一停,沉默了片刻,微微昂首,決然道:“著相又如何!若是沒有師尊,你我兄弟二人二十年前,早就餓死在那口枯井了?!?br />
    白袍僧人聞言,再度微微一嘆,道:“所以,我也跟來了?!?br />
    微微一頓,白袍僧人繼續道:“只是,此次的荒古殷墟,動靜似乎鬧得極大,鬼域大小宗門勢力可謂精英弟子齊出。聽說,連玉虛宮,弈劍閣,君墨書院,天玄門都各自派出了最杰出的弟子參與。這般情形,只怕在中土大陸,也是近百年年未見之景了。我們須得小心行事,一切以找尋師尊蹤跡為上,不可隨意與人沖突?!?br />
    黑袍僧人冷冷一笑道:“師兄,怕什么?玉虛宮、弈劍閣、君墨書院、天玄門又如何,我無垢何曾將他們放在過眼里!有問題,動手便是,我倒要看看有幾人能接我一拳?!?br />
    白袍僧人微微搖頭,輕聲道:“趕路吧?!?br />
    說著也不理會黑袍僧人,自己獨自一人向前走去。

    黑袍僧人眼見白袍僧人似乎有些不悅,也不禁抿了抿嘴,緊走幾步跟上,語氣略緩,低聲道:“師兄,你莫要動氣,以你我兄弟二人的名頭和修為,本就不應該畏懼什么,小小一個鬼域秘境算得了什么,要不是知道了師尊當年最后的落腳地點是荒古殷墟,這種破地方哪里入得了你我之眼!”

    白袍僧人目不斜視,緩緩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師弟這般想法,終有一日會吃大虧的?!?br />
    黑袍僧人咧嘴一笑道:“大覺寺,文武二僧,聯手之下,可敗真晶,放眼世間,無人可比?!?br />
    白袍僧人沒再理會黑袍僧人,只是默認地自走自路。

    黑袍僧人嘿嘿一笑,再度跟了上去。

    ……

    一座荒山。

    一個火堆。

    幾名背著劍的道士,圍著火堆盤坐。

    “師兄,還三日路程便可到荒古殷墟?!?br />
    一個年約十五六歲的少年道士,展開手中地圖看了一會,然后看向為首一名二十出頭的青年道士說道。

    “知道了?!?br />
    青年道士淡淡應道。

    “到了荒古殷墟,是不是就能看到憶雪師姐了?”

    少年道士雙手托著腮幫,眨著一雙亮晶晶的眼睛期待道。

    青年道士摸了摸少年道士的頭,微笑道:“那是自然,因為憶雪也會一同入內試煉?!?br />
    少年道士有些興奮地握拳道:“那師兄不就又可以跟師姐一起并肩而行了?師兄和師姐聯手闖蕩秘境,那天下還有誰人能敵?整個秘境的機緣這回是不是都要歸咱們玉虛宮了?”

    青年道士刮了下少年道士的鼻子,笑道:“就你嘴甜!”

    少年道士嘿嘿一笑,撓了撓頭。

    ……

    一個幽深山洞。

    數名身著藍衣白衫的背劍青年。

    “此番進入鬼域秘境歷煉,閣主極為重視,眾師弟須得好生表現。據聞,我們四大宗,和天玄門都會派出門下精英弟子,都是極為出色之輩。咱們不可落了下風,丟了咱們弈劍閣的臉面?!?br />
    一名大約二十七八的青年看著眾人沉聲說道。

    青年面容俊朗,臉上卻始終帶有一絲陰冷之色。

    “是!師兄!”

    其余眾人齊聲應喝。

    “到了之后,所有人聽我指揮,不可擅自行動,否則門規無情,休怪我不念平日同門之情!”

    青年冷冷說道。

    眾人背后一驚,不敢多說,只得繼續點頭稱是。

    青年點點頭,一揮手,示意眾人去休息。

    自己則獨自一人出洞,來到山巔僻靜處,十分謹慎地掏出一副羊皮地圖,仔細觀看了起來。

    待確認已經將地圖上的大小地形盡皆牢記于心之后,一揚手,將地圖拋入空中。

    一道刺目劍光閃起。

    地圖瞬間被切為無數片,宛如細雨一般,洋洋灑灑落下。

    青年看著腳下散落一地,再無拼接起來的地圖碎片,目光微凝,露出一絲森然道:“御劍術!呵!你只能是我弈劍閣少主葉辰的,普天之下也只配我葉辰擁有你?!?br />
    ……

    一間臨時搭建的簡陋茅屋。

    一群身著儒衫,書生打扮的人,全都盤膝打坐在屋內。

    每人手中握著一卷書冊,正在極為認真的看書,不時有人搖頭晃腦,誦讀出聲。

    ……

    一條濤濤大江之上,一葉扁舟泛起。

    扁舟之上,站立一名二十五六的絕美女子,一襲金袍,雙手倒背,目視大江,兩側鬢發隨著江風微微飄擺。

    神奇的是,扁舟沒有船夫搖槳,卻能無視大江浪濤,自動破浪前行。

    但是若是一旁有人的話,則會發現,女子周身正在隱隱散出一絲氣息,淡薄如霧,仿若有只無形的手將其操控聚攏在船尾和船舷兩側,代替船槳。

    只見這金袍女子摸了摸腰間懸掛的兩枚金色鈴鐺,黛眉微挑嘆息道:“也不知道這回能不能找到合適的人?既然四大宗年輕精英盡出,總會有那么一兩個像樣的吧?希望不會讓我失望。唉!沒辦法,人才難找,只能來這種鬼地方碰碰運氣了。誰讓我是天玄門大師姐呢,命苦!”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