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七星彩今天开奖直播现场 -> 歷史軍事 -> 三國騎砍

福建福彩快三现场开奖结果查询: 第三百六十八章 麻木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怎么處理郭奕?

    沒有辦法處理,郭奕攪動的風浪太過驚世駭俗,只能冷處理,當做無事發生。

    可掌握真相的兗州士族呢?

    士族有嘴,有筆桿子,會把這些事情傳揚、記錄下來。

    想要把尾巴收拾干凈,當初的知情人、參與者要統統打倒。

    思索這件事情,田信回到空闊、冷寂的陳公府,旁邊的鄧國公主府邸也是個空架子,徒有其表。兩座府邸內更像是田園,由仆從耕種,此刻已被旺盛的油菜花鋪滿。

    大概再有一月時間,荊北的油菜花就能陸續綻放,江都尹、麥城的油菜花會開的更早一些。

    麥城油菜花開時,也就是陪劉備、關羽踏春,送劉備回益州的時刻。

    漫步在庭院,田信心思漸漸沉定……不再擔憂郭奕引發的禍患。

    劉備回益州,是奔著收拾南中豪強去的,也有攜東征、北伐大勝,深入整合益州豪強的用意。

    局勢發展若不好,回益州的軍隊正好交割給劉禪,交給諸葛亮代管。

    局勢發展好,劉備就從陳倉道進入關中,在長安附近尋找合適的陵墓修筑地點。

    所以劉備走陳倉,那中原戰場主導權不在自己手里,也能在關平、張苞手里,足以幫郭奕收拾尾巴。

    心中擔憂的事情找到解決辦法,南陽人在宛城襲擊北府運糧船,正好一套組合拳打殘南陽豪強。

    豪強是無法根除的,如同貪吃蛇大作戰一樣,每一個百姓家族都有發展為豪強的動力、可能性。

    吃豪強級別的蛇就行了,保留民間發展的活力。

    所以楊俊說的有道理,要征繳盔甲禁器,還要拆散豪強,將其中領頭的集中遷往江都尹安置。領頭的,肯定是家資豐厚的,遷移豪強、富戶充實畿內,是漢祖宗之法。

    這樣就能瓦解南陽豪強的升騰之勢,不然現在的南陽豪強抓住一個機會,三四十年后可比什么襄陽人厲害多了。

    近期、遠期的事務安排的妥妥當當,田信反倒有些失落。

    作為三恪執政之一,確定政務大方向就好,自有人奔波。

    執政不是難事,難的是修身,保持良好的心態。

    就如吳班叛亂,劉備也提示過相關原因,田信知道有個伯祖父田景,卻不知道他當過董卓主簿。

    可吳班還是反了,一時沖動沒想明白是很大的可能性,可吳班親手殺了馬康,已無退路。

    已經拔刀見紅,這可比潘濬惡劣的多,吳班家屬難逃懲戒,妻女充為宮人,幾個年齡較大的兒子賜死,幼子過繼到吳懿這邊的宗族名下。

    這是戰時軍令狀的內容,軍令狀主要的懲罰名目是投降、叛變、臨陣退縮等主觀犯錯行為。

    田信腦袋空空坐在庭院里靜靜發呆,跟這具身體有交情的鄉黨少年要么戰死,要么傷殘,再要么在外帶兵。

    關系較好的王直戰死了,田紀也升任郡守,身邊時時刻刻都有選拔、補充來的親兵。

    親兵、親隨普遍是狂熱的,可缺少一種親切感,寧愿他們站崗放哨,也不想用他們的手幫自己穿戴盔甲,或碰觸自己的物品。

    關姬懷孕時,自己患得患失為子孫憂慮不已。

    現在兒子透出小小一點點的乳牙,也同樣提不起愛護、親近的心思。

    這才僅僅是半步超凡,就已心靈麻木……或許這是同類相殘的報應,或許本來就是自己的心靈短板。

    不愿意殺人,根本上抵觸、厭惡殺人,可又不得不殺。

    只能漠視生命麻痹心靈,唯有這樣一視同仁,才能保持理智。

    這或許是潛意識的自我?;?。

    深感疲敝,田信望著圓圓的月亮,明天正月十五是個休沐日,又要回丹陽邑。

    關姬是敏感的,已經察覺自己的態度。

    兒子還小不記事,等以后記事,自己還改不掉心病,遲早會釀出禍事。

    苦惱,深深的苦惱纏繞在心頭。

    這個問題再不解決,自己遲早會死于精神壓力,就算不死也要瘋癲。

    寒冷夜風吹刮,田信起身回溫暖長屋,空闊長屋里點了兩排油燈。

    自己研墨,提筆在白紙上寫下一個‘魔’字。

    拿起這張紙來到一側武器室,將字貼在紅漆鏡甲胸前,田信從架子上拔出白虹劍,踏前揮劍毫無聲響,白紙一分為二,下半截飄落在地。

    再伸手摸鏡甲胸前光滑紅漆,只有細細一道斬痕落在鏡甲表面的光潔漆層。

    如果可以,真想像短笛大魔王那樣,把時刻忍不住想作惡的惡念扣出去,做一個純粹的,熱愛生活的人。

    隱居,把自己藏起來,自食其力,感受生活的艱難,或許就能喚起對人的愛護之心。

    自己終究是城市溫室里成長、定型的小白,在這尸山血海里滾了幾次,已經染得內外黑紅。

    只有夢中,只有獨處時,才知道自己原來有多么的白。

    白虹劍塞回鞘中,田信又拿起新鍛造的鋼弓來到門前,門扇拉開小半,任由冰冷空氣吹在臉上,鋼弓橫在膝上,保持跪坐姿態半睡半清醒為自己守夜。

    洛陽,平原侯曹叡從噩夢中驚醒,虞夫人也跟著起身,縮在床榻用一雙明亮眼神盯著曹叡背影,以及油燈照耀下依舊面有光彩的俊秀白皙側臉。

    曹操子孫兩代人中,曹叡之俊秀冠絕諸人。

    沒辦法,曹操本人基礎太差了,甄姬本人又太強了,導致曹叡、曹綾兄妹與曹家人在相貌方面反差極大。

    虞夫人不敢問,甚至不敢拿起外袍遞給曹叡。

    曹叡漸漸回神,目中驚恐揮之不去。

    夢中妹妹郁郁而亡,癲狂的父親拔劍亂砍,河東的匈奴人舉著漢軍戰旗殺入洛陽,貴戚向南跑,血水染紅了伊水。

    他后退幾步坐回床榻,這時候虞夫人遞來布巾,曹叡擦汗時,虞夫人才體貼拿起薄被搭在曹叡兩肩,讓他感受到久違溫暖。

    曹叡將虞夫人攬入懷中,緩緩說:“夢見劉封殺至滎陽,大司馬提兵駐屯虎牢相持。朝廷征匈奴助戰,不想匈奴叛亂自孟津渡河,洛都空虛為匈奴所戮?!?br />
    “夫君,噩夢呈吉,好事不遠矣?!?br />
    虞夫人輕聲安慰,又笑說:“匈奴無船,難不成大河結冰,會助匈奴渡河?”

    “是呀,噩夢而已?!?br />
    曹叡說著閉上眼睛,思索她所謂的好事,哪里還能有什么好事。

    自己本是齊公,隨著母親突然被賜死,降為平原侯;曹禮又被封為秦公,皇帝的心思已經很明顯了。

    除了曹爽那個傻子經常來找自己玩耍外,還有何人敢與自己走動?

    何晏不來了,秦朗也不來了,夏侯玄等人更是不見身影。

    擔憂小妹,可自己又不便出入禁中,曹叡扭頭囑咐:“待天明,前去拜訪夏侯伯仁二女,請托她二人入宮探望阿綾?!?br />
    宮城,一輪明月懸空揮灑清輝。

    曹綾披戴皮氅,臃腫的皮氅掛在身上反倒顯得身體單薄。

    天下形勢不斷惡化,直接由曹丕的脾氣得到體現。

    曹丕發脾氣歸發脾氣,有一點很清楚,劣勢的時候,自己的軍事水準最好不要說話,把專業的事情交給專業的人來辦。

    可現在已經到了進退兩難的地步,什么都要靠曹真。

    短期內無事,時間長了肯定會出事情,何況漢軍早晚會走陳倉道,必須有個重量級將軍坐鎮雍涼。

    這種重要職責,最適合、唯一的接替人是夏侯尚,夏侯尚與妻子的感情已經破裂,與曹真形成實質對立。

    放夏侯尚去雍涼,曹丕是真放心。

    可夏侯尚心如死灰,守著墳墓整日研究死人劍、活人劍,根本對外界發生的事情不做一點反應。

    怎么才能激活夏侯尚的斗志?

    結親,這是唯一辦法。

    事情就這么自然而然擺在曹綾面前,身為唯一的公主,要么她嫁給夏侯玄;再要么讓秦公曹禮娶夏侯徽……這樣的話,木已成舟,那曾經的齊公曹叡就要倒霉,要消失。

    可能是長久的虛弱,隨著一陣突然的暈眩,曹綾眼前一黑栽倒在地。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