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七星彩今天开奖直播现场 -> 武俠修真 -> 前任無雙

幸运农场现场直播: 第五二四章 直接讓它通關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其他老師正在回憶此事,不是辰區的老師,對這事基本上沒多少印象,因為和林淵的入學考核無關,沒怎么關注,也僅僅是從其他人嘴里聽說過,只知好像是有這么回事。

    聞聽康煞所問,老師們都回頭看了看他。

    游雅君哦了聲,“神將對這種事也有興趣?”語氣說不上有多恭敬,靈山的老師多少還是有其超然性的。

    康煞踱步走近了,“聽聽也無妨什么?!蹦抗飪戳絲雌淥鮮Φ姆從?,“其他監考老師似乎也沒什么印象,不妨一起聽聽了解一下?!?br />
    游雅君也瞅了瞅祁入圣等人的反應,遲疑了一下,又嘆道:“那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林淵考入靈山的時候,最后一關的考核是要測試學員天賦屬性劃分的,結果林淵似乎什么都不懂,提了把劍愣頭愣腦的直接沖殺……”算是把當年的情況大致講了下。

    這么一說,幫大家喚起了印象,一個個微微點頭的,好像是聽說過這個事。

    康煞沉吟,蕩魔宮查林淵情況時,多少也知道點這個事,但只是從旁人口中探聽到,終究是沒游雅君這種有權調看過考核場景的人說的清楚。

    說罷過程,游雅君又是一聲嘆,“就這樣,愣是提了把劍亂砍亂殺到了最后,把靈山設置的考核規則給攪了攪,惹惱了當時院監里一位監考的主監,當場就要將林淵給踢出靈山,后來也是考慮到考核規則中并未限制這樣做,放了他一馬?!碧擄褪疽飭艘幌鹿餑煥锏娜宋搴?,“當年的那場考核,和眼前的這場考核何其相似,都是不管不顧的沖殺,一貫的作風,這算不算本性難移?”

    眾人看向光幕,聽她這么一說,大家發現還真是這樣,果然是一貫的作風。

    康煞卻狐疑道:“他那時還沒有修為,就能憑著一把劍將靈山布置的考核給殺個通關?”

    游雅君解釋道:“和他一起參考的都是沒修為的,有修為的另設考場,針對一群沒修為的考生,還能設置多兇險的考場不成?我為了了解所教的每個學員,看過考核的畫面,他就是憑著血勇硬沖,憑著靈巧的反應能力一路闖到了最后?!彼檔秸庥致苑嚎嘈?,“當年的那位主監若是一怒之下將林淵給踢出了考核,只怕也就沒了如今這些事?!?br />
    康煞微微點頭,略琢磨后給了句,“既然是測試屬性的考核,某種程度來說,他過關方式又何嘗不是一種屬性的彰顯,說是搗亂未免是有點想不開?!?br />
    眾老師皆頷首認同,游雅君盯著光幕道:“如今看來,的確是如此,眼前和他當年考入靈山的方式如出一轍,他的屬性應該就是善戰!”

    這些個都不是此時的祁入圣主要關心的,他的心思是第一個回到考場上的,出聲打破話題道:“神將,林淵這樣一搞,其它各組還能如常繼續任務嗎?”

    康煞:“應該沒問題?!?br />
    祁入圣:“炎妖都給驚動成這樣了,都躲在了老巢內不出,各組要跑進炎妖老巢內誘殺不成?不是誰都有林淵那本事的,萬一惹的群妖群起而攻,會出事的?!?br />
    康煞:“祁總教多慮了,炎妖,我們比你了解,炎妖的記性不好,很善忘,否則這里不知道被蕩魔宮清剿過多少次,炎妖哪還敢跟巨靈神交手。日月輪轉,一個晝夜后,炎妖就會忘了今天發生的事情,等到它們再次出來覓食,就說明已經忘記了,各組可以如常進行考核?!?br />
    聽他這么一說,祁入圣算是放心了下來,眾監考老師也算是看出來了,論對神獄的了解,果然無人能及蕩魔宮這些人。

    康煞揮手招了人過來,傳令道:“向其它考核隊伍發出提示,等到炎妖再次出來覓食,才能如此繼續考核,情況跟他們說清楚。當然,若誰覺得自己還有林淵的本事,考核規則沒限定我們也不阻止,只不過出了事我們不負責?!?br />
    “是?!筆窒鋁烀?。

    ……

    把堆積如山的炎妖尸骸給翻了個遍,已經找不到了炎晶,參與撿便宜的各隊估計也撿光了。

    太陽也跳出來了,跑出的人也不得不躲回了巨靈神內。

    等到這撿便宜的二十來組回來,其它各組免不了湊近詢問,問他們撿了多少。

    撿便宜的隊伍樂的不行,互相詢問著湊了湊數,發現撿了五百多顆炎晶。

    一群參考學員又是一驚,皆驚嘆不已,才這么會兒工夫,三八五號巨靈神已經殺了五百多只炎妖?

    監考中樞內的人,聞聽到這些人通過巨靈神的交談后,亦心驚不已。

    這實在是讓人難以置信,可現實擺在這,容不得不信。

    也就是說,這撿便宜的二十來組,把手頭上的炎晶勻一勻的話,這一節的任務因為撿便宜已經都完成的差不多了。

    看看空蕩蕩的熔漿湖,撿便宜完成了任務的隊伍,皆有些蠢蠢欲動,也想跟著林淵跑到炎妖老巢去完成后續任務。

    “你們去不去?有林師兄在,興許有個照應?!?br />
    “照應?你確定是照應?林師兄這出手的苗頭不對勁啊,他這大白天的哪像是去誘殺的,分明是直接闖進去動手的。跑到炎妖老巢去動手,那是什么場面?群妖沸騰的話,你確定林師兄能照應的過來?”

    此話一出,立刻令蠢蠢欲動者打消了占便宜的念頭,實在是這便宜有點消受不起。

    然一群人又擔憂了起來,被林師兄這么一鬧,這接下來的任務怎么辦?

    幸好這時,監考方的傳訊提示也來了,要等一個晝夜而已,大家都安下了心來,各找地方躲避高溫,為巨靈神節省一些能量。

    最強五組是有些郁悶的,一開始采靈草落后一步,之后因禍得福跑到了大家前面做任務,結果被林師兄出手一折騰,又有一堆人搶在他們前面得手了,先他們一步收集全了炎晶。

    這反反復復的折騰,令五組感嘆,成敗似乎都在林師兄的一念之間吶……

    熔漿氣泡,三八五號戳破氣泡直接跳了下去。

    遁入地下后才發現,入口是個葫蘆口。

    進入地下的口子小,熱氣升騰時,令淌下的熔漿不時倒流冒泡。

    到了下面才發現是一個巨大空間,一個紅光漫漫照耀一切的熔漿世界。

    三八五號巨靈神飛行在這空間內,觀察著四周。

    只見洞壁上到處是紅色的熔漿氣泡,也不知是什么原因形成的,不時能發現小小的炎妖酣睡在氣泡中。

    時而出現的炎妖,一見三八五號巨靈神立刻逃逸而去,顯然是驚懼未消。

    地下之行,三八五號巨靈神可謂暢通無阻,謝燕來等人面面相覷,沒想到宰了妖王還有這好處。

    外面想撿便宜的各組,若知里面是這情況的話,只怕會悔青了腸子。

    殊不知康煞是知道這情況的,蕩魔宮斬殺的炎妖之王又不止一只,當然知道會是什么后果,他之所以立刻提醒各隊,就是不想有人太過輕易過這一關。

    監考中樞的康煞依然盯著光幕里林淵的舉動,邊上有手下到,把康煞要的東西給奉上了。

    康煞抓了東西轉身而去,回到了中樞之外的靜室內,又打開了光幕。

    稍候,光幕里出現了畫面,還是姚天冪,其皺眉道:“老七,又出什么事了不成?”

    康煞:“傳一段東西,四哥,你們自己看看吧?!?br />
    隨便聊了幾句后,他便終止了視訊,之前知道了四哥的意思后,他已經不想再多說什么了,讓四哥他們自己看著辦。

    他之后又聯系上了另一個地點,光幕里出現一名身穿將領戰甲的漢子后,康煞道:“參加考核的三八五號巨靈神去了你們那關后,放行吧,直接讓它通關?!?br />
    漢子是他的嫡系手下,名叫左嘯從,聞言詫異,“大人,直接放行通關不合適吧?這有違考核規則,可否問一句,為何?”

    康煞道:“你們那一關對三八五號巨靈神已經沒了意義,你們不是它的對手,不用考了,放行便可,算它過關,外人不會有意見的?!?br />
    此話一出,左嘯從的神色立刻精彩了起來,有點忸怩不從了,“我等身經百戰,居然不如靈山悶頭修煉的學員,這…大人,您這話說的,讓我等情何以堪。就算他能過關,您不妨讓我們試試也好?!?br />
    康煞提醒道:“三八五號在沒有武器,沒有胳膊的情況下,擊殺了炎妖之王?!?br />
    左嘯略怔,有些詫異,但隨后又兩手一攤,“這沒什么,咱們也一樣能那樣殺了炎妖之王?!?br />
    能不能一樣,康煞很清楚,這邊是熟悉妖王的弱點,而那位卻是隨機應變,尤其是在群妖圍攻下縱橫自如絕非兒戲,同等條件下自己的這位手下也做不到那般流暢,遂道:“離了巨靈神,他不是你們的對手,倚仗巨靈神交手的話,你們不是他的對手,沒必要搞的咱們自己臉上難看??己聳且韻嚶κ盜Ω墻皇值?,否則便失去了考核的意義,也不合考核規矩?!?br />
    左嘯從抬手搓了把額頭,又不甘甩頭道:“大人,您這樣說的話,那屬下還真是不甘心了。這樣,能得大人如此看中,我控制修為親自出手,親自掂掂他的份量,總之最后都放他過關好了,否則直接放過多難聽。出現了這樣的考生,難道大人不想看看他雙臂俱全的實力如何?”

    雙臂俱全的實力?康煞沉吟了起來……

    戰列殿內,楊真和姚天冪站在光幕前,緊盯光幕里的畫面,正是林淵與炎妖交戰的畫面。

    說時遲,其實整個經過很快,沒多久就看完了。

    但兩人久久未語,神色皆凝重,可謂反復觀看。

    良久后,姚天冪吸著涼氣緩緩搖頭道:“這個林淵真正是不得了,竟有如此勇武,還有這弱勢之下敢于百萬軍中取敵酋首級的膽魄,我只見過兩人,一個是二爺您,還有一個是…”他偏頭看向了楊真,不知對方看出來否。

    楊真靜靜吐露兩字,“霸王!”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